主页 -> 教师学生风采 -> 优秀学生风采 -> 正文  
【汉教之光】橙色是热心肠的颜色-18汉硕-宋一鸣-
供稿人:宋一鸣  时间:2020-03-05  次数:

宋一鸣,文法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生,现担任苏丹喀土穆大学孔子学院汉语教师志愿者。

时至今日,记忆日复一日远去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定格的瞬间,那群背影坚毅的人。兴许,有句话是对的,我们所谓的岁月静好,不过是有人替你砥砺前行罢了。

虽来喀土穆已有两个月之久,但是打开舱门那一刻的感觉还是记忆犹新,真的与朋友们说的一样,热浪袭面而来。我是一个怕冷的人,但也不是一个特别能忍受炎热的人,不过喀土穆的冬季确实有它的魅力,不温不火,不冷不热,甚是舒适。

我曾在百无聊赖的午后,在卧室凉爽的空调风里渐渐陷入一种美妙的困意之中,我习惯性地打开一本放在枕边的书,那本书已经被我翻阅得很破旧。当然,在我这之前,它也曾辗转于不同人的手中,它的出版日期在1956年,它的年龄,已经完全可以充当我的前辈。但在它陪伴着我的那些日子,那些分明的力量,却又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澎湃。在某个夜晚,我随手打开了这本书,漫不经心地翻到一页,像随机步入一个人的内心,一句话映入眼帘:人的美并不在于外貌、衣服和发饰,而在于他的本身,在于他的心。人要是没有心灵的美,我们常常会厌恶他漂亮的外表。这句话像是一缕细浪,轻轻剥开了缭绕在内心深处的暗云,明月浮现了出来,那群可爱的面庞,那样明亮地出现在眼前,历历如昨。

我是一个酷爱篮球的人,打篮球俨然成为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,如果没有这项运动,恐怕我的生活将会索然无味,好在,我借到了一个没有气的篮球。但是,给篮球打气成为了一个大问题。

孔院的几个学生听说了我的苦衷,四处奔走,向门卫、报刊亭老大爷、商店老板以及自己的朋友寻求帮助,一瞬间,我就像一个被溺爱的孩子,小小的要求竟然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。最后,一个学生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根气针,可是没有打气筒还是不行。我正值惊喜却又有些扫兴的时候,我扭头看到的一幕把我惊呆了。他们把气针插在篮球上,竟然你一口我一口的吹起来了!想要把篮球吹起来绝不是一件易事,因为篮球本身不仅内部有密闭的空间,而且气针非常细,很难发力吹进去,但是这些学生们做到了!一个人吹累了,就换下一个人吹,看着他们涨大的腮帮子和黑里透着红的脸庞,我既想笑又感动。

完成了这一壮举之后,我们在一片空地玩了起来。篮球在你我的手中传递,抛在蔚蓝的天空中,暮暮黄昏下眺望着远处虚无缥缈的黄沙,映衬着远处一线橙色的天际,一股暖流淌入心田。

此时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天空显示出一种喑哑的暗蓝质地,是一种很硬、很骨感的颜色,而我有那么一瞬间,目光飘到了这些学生们的身上,他们的衣服已被汗水浸透。我那时想到了长谷井宏纪导演的电影《布兰卡和弹吉他的人》里,布兰卡问盲眼吉他手彼得:橙色是什么颜色?彼得回答布兰卡:是热心肠的颜色,也是日落的颜色。这句台词像一束花火,点燃了那天没有夕阳的傍晚,我眼前的他们,就是此刻这片空地上最温暖的夕阳,我庆幸我也置身他们中间,因而收获了夕阳一样的幸福,关于付出,关于身为一名汉语教师志愿者。

此时我已经抱着篮球在回家的路上,暖流还未散去,却抬头看到了喑哑天空下的黄与昏。

18汉硕-宋一鸣-





最近更新
文法学院组织开... [06/20]
教育部“长江学... [06/05]
华东师范大学王... [06/03]
文法学院2022届... [05/26]
法学系教工党支... [05/25]
文法学院举行202... [05/25]
走访宿舍暖人心... [05/24]
中文系召开汉语... [05/16]
中国社会科学院... [05/14]
吉林大学张丛皞... [05/14]